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911章:田中

作品:幕后|作者:长风|分类:历史军事|更新:2019-05-17 11:11:24|下载:幕后TXT下载
  陆希言的脑子很乱。

  从这个到南京参访的日本贵族院访问团开始,消息就不断的传出来,他们想知道什么,就有什么消息。

  眼下欧洲战场上,德国跟英国的空战还在继续,德国人横扫欧洲,就剩下孤悬在英吉利海峡外的曾经的那个日不落帝国没有屈服了。

  按照德国人严谨和认死理的性格,他们是一定要拿下英国的,这一点陆希言心里也没有怀疑过。

  而日本作为德国在东方的盟友,他下一步的战略如何,这是关乎亿万中国百姓生死存亡的关键。

  谁都想知道,日本政府在被美国实施了贸易制裁后,会怎么做?

  日本拥有一支世界第二,亚洲第一大的海军力量,在狂热的武士道精神武装之下,他们是不会束手待毙的。

  一定会有一个目标,一个打破眼前僵局的方向。

  北上或者南进!

  北上进攻苏联,从苏联获得庞大的资源,尤其是迫切需要的石油资源,但进攻苏联,单凭日本一家的力量是做不到的。

  必须与德国联手配合才行。

  而南进,日本要面对的是经济和军事力量都很强,而且工业,科技的力量都远比它强的美国。

  尤其是美国的海军力量,已经是世界第一,想要跟这么一个巨人掰一下手腕,日本有这个胆子吗?

  从温莎旅馆回到家中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。

  “还没睡?”看到孟繁星从筱蕊的房间里出来。

  “筱蕊一直都在问你去哪儿了,我好不容易把孩子哄的了睡着了。”孟繁星“嘘”一声,然后解释道。

  “没事,明天一早,等她睡醒了,我去看她。”陆希言点了点头,这段时间很忙,都没有抽出时间陪女儿,给她们讲故事了。

  “你有心事?”作为妻子,孟繁星对丈夫陆希言的情绪是非常在意和敏.感的。

  “嗯,有些事情想不明白。”陆希言点了点头,他的身份孟繁星知道不少,除了最绝密的之外,很多事情,都是可以说的。

  “能跟我说吗?”

  “呵呵,说了,不是多增加一个人烦恼吗?”陆希言笑了一声。

  “那你一个人闷在心里不难受吗?”

  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最近觉得有些事情太怪了,也说出上来。”陆希言很直观的道,这真的是他此刻内心的感受。

  “是为了寺内正一突然改变行程参观药厂的事情吗?”

  “闫磊都跟你说了?”陆希言并不觉得意外,他没有不然闫磊说,闫磊自然不会对孟繁星隐瞒在药厂发生的事情。

  “服部千代子在试探你,这说明她在怀疑你,但这也暴露一点,她手里没有你的任何把柄和证据。”孟繁星缓缓道来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她是个极其聪明的女人,为什么要用如此拙劣的手段试探你呢,这说明她不是在试探你的身份,而是在试探你的态度,一直以来,你对日本方面都是采取高冷的态度,她们虽然把你塑造成了一个中日合作典范,大肆的宣传和造势,目的就是要将你深度绑架,但他们摸不准你内心真实的想法,所以,他们内心是忐忑的,一旦你出了问题,那么跟你相关的人,统统都要被处分。”孟繁星分析道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说,这是一次忠诚度的测试?”陆希言有些惊讶,孟繁星这个的观点很新颖,他之前并没有往这方面去想。

  “希言,你说呢?”

  “说不准,不管服部千代子出于什么样的目的,接下来我们都要更加警惕,不能出一点儿错。”陆希言道。

  “是的,服部千代子这个女人比竹内云子更难对付,她的想法有些捉摸不透。”孟繁星道。

  “睡吧,时间不早了,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呢。”陆希言决定结束这个话题,再说下去,可能这一晚上都睡不着了。

  不管是忠诚度测试还是警告,陆希言觉得更加谨慎应对是应该的,但最合适的应对方式,就是别把它放在心上。

  并不是说不当一回事儿,而是一种处理方式。

  因为,他此刻做出任何反应都是错的,就当没有多想,一次小小的意外,不做任何反应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一早,陆希言起床下楼吃早饭,闫磊早早的在餐厅等候了,他们夫妻俩基本在家里不开火的,都是过来吃饭。

  陆希言觉得这样也挺好,这么多人一起吃饭,挺热闹的,而且,陆希言也喜欢闫磊的儿子。

  本来闫磊的儿子,取名的权利是人家当爹的,不过,闫磊夫妻俩恳求之下,让陆希言给取名,陆希言左思右想,给取了一个“闫复”的名字,取意是“光复中华”的意思。

  闫磊很喜欢这个名字,他自己取一个“磊”字,那是他父亲希望他做一个光明磊落的人,而儿子“闫复”这个名字,更是承载着他和所有中华儿女的希望。

  闫复还小,还在吃奶的阶段,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如何,但却成了所有人的希望。

  家里多了一个小弟弟,筱慧和筱蕊也是开心的,没事儿的时候,总是喜欢去看小弟弟,闫磊还开玩笑说,要不认个娃娃亲。

  筱慧太大了,筱蕊也就相差五岁,算起来不算大。

  陆希言听了哈哈一笑,他是不反对,也不支持,这还要看两个孩子长大之后会怎么样,现在说还太早了。

  不过闫磊的老婆田蕊倒是把筱蕊当成未来儿媳妇了,她的理解是,两个名字你都有一个“蕊”字,这太有缘了。

  “先生。”

  “去那边说。”陆希言手一引,与闫磊走到客厅的一角道。

  “昨天中午开往南京的日本贵族院访问团的专列出事儿了,有人潜入了寺内正一的车厢,趁他午睡的时候,偷走了一份绝密文件。”闫磊挽着手在他耳边道。

  “我已经知道这事儿了,你这消息哪来的?”陆希言问道。

  “五哥一早通知我的,专列停在镇江,搜查,抓人,折腾到了晚上九点才开去南京。”闫磊道。

  “有其他的消息吗?”

  “目前还没有。”闫磊摇了摇头。

  “留意今明两天的报纸,看有什么消息放出来。”陆希言吩咐道。

  “是。”

  ……

  很快,寺内正一随身携带机密文件失窃的消息就开始散播开来。

  不光是陆希言接到重庆方面的询问的电报,唐锦和罗耀祖以及在上海活动的军统组织也都接到了询问的电报。

  失窃的机密文件到底是不是“御前会议纪要”,以及机密文件在谁的手中,内容又是什么?

  但是,很诡异的是,居然没有人对这一次行动负责。

  就陆希言所知,唐锦没必要对他撒谎,他本来也不负责行动这一块儿,然后罗耀祖,他是当着孟繁星的面儿,下令停止行动的。

  除非他撒谎了,可也没有必要,窃取了机密文件,这明明是立功了,他没有理由不承认。

  至于军统上海实验区和中统的残兵败将,有没有这个能力他不清楚,但真做了这件事,那巴不得向重庆邀功请赏呢,怎么会不承认呢?

  难道是上海的地下党?

  陆希言也通过自己的渠道询问过了,根本没有这一次的计划。

  这就奇怪了。

  到底是谁干的呢?

  这纷纷扰扰中度过了两天时间,这一天下班回家,老马迎上来,说有事情跟他说,他让老马上楼上书房等他。

  闫磊成家后,又要打理蒙安公司,所以家里的杂事,就由老马这个园丁自然的接手过去了。

  老马现在是陆公馆的管家。

  “这个人叫田中,是这一次日本贵族院访问团中寺内正一的随从之一,寺内正一随身携带的那封‘御前会议纪要’就是他偷走的,因为他是寺内正一的随从,当时发现文件丢失,他并没有被怀疑,田中到了南京后,还陪同寺内正一出席过不少活动,甚至还参与会见了汪兆铭,但是,昨天下午,他失踪了。”老马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,从里面取出一张照片来。

  “哪来的?”

  “农夫的情报。”老马答道。

  “农夫的情报。”陆希言闻言,这就不得不重视了,如果是其他途径来的消息,他还要斟酌怀疑一些,但农夫的情报从来没有出过差错,尤其是战略情报,那都是直接发给延安的。

  “这个田中现在在哪儿?”陆希言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,南京城内的日本宪兵和汪伪特工都在找他。”老马回答道。

  “老鬼知道这个情况吗?”

  “我已经跟他说了,他说,现在的关键是,找到这个叫田中的日本人,拿到他手中的情报。”老马道。

  “田中是个什么人,农夫没有说吗?”

  “好像没有。”老马仔细回忆了一下,似乎没有听孟繁星提起。

  “消息我来打听,你通知老鬼,不可轻举妄动,有田中的消息,第一时间通知我。”陆希言郑重的吩咐道。

  “明白。”

  这怎么又冒出一个“田中”来了,陆希言感觉整件事越来越复杂了,这里面到底藏着怎样的一个谜底?

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楼下响起了汽车声,是孟繁星从研究所下班回来了。

  因为是在熟悉和实习阶段,孟繁星每天的工作量还挺大的,她是真的想要把每一件事都做好。

  “希言,我……”

  “怎么了,吞吞吐吐的,有什么事情?”吃过晚饭,孟繁星上来书房,脸上写满了疑问。

  “我今天在研究所看到了一个熟人?”孟繁星终于问出来了。

  “是吗。”

  “希言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?”孟繁星抬起头来,质问一声。

  “我知道什么,梅梅,你怎么说一些我不明白的话?”陆希言故意的答非所问道。

  “没,没什么,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过。”孟繁星忽然改口,“我回房间了,你看书也别太晚了。”

  陆希言知道,孟繁星在研究所碰到老宋了,原来老宋在蓝丽瑛去延安后,担任她一段时间的交通员,后来老宋突然离开了,老马接替了老宋,这也让她知道了陆希言跟组织上密切的关系,而现在老宋突然又出现了,还换了一个身份,美籍华人,应聘进入了蒙安研究所担任助理研究员。

  如果不是自己认错人了,那就之后双胞胎能够解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