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6章 庭试

作品:全知全能者|作者:李仲道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5-21 11:02:58|下载:全知全能者TXT下载
  庄家这几代,以“志、在、明、德”论字排辈。

  家主庄志远。

  其长子庄在庭。

  再后面,就是此刻出列的孩童少年这一辈了。

  而按照“宜平不宜险,宜缓不宜湍”的大家族取名原则,这些孩童少年一字排开,大都是像庄明廷、庄明庭、庄明堂、庄明轩以及庄明玉、庄明雨等这般的名字。

  并无太多新意可言。

  当然了,那么多的家族子弟,每一辈中,少则数十,多则上百,而若把支系远房也加上来,那就是数百上千了。

  什么新意都会冲没了。

  倒是此刻,这些孩童少年,小的,才四五岁的样子,大的,大概到十四五岁,一个个颇是精神抖擞,志气昂扬,好些小少年下巴不同程度地扬着,蠢萌之余,让人也煞是想抽上两巴掌。

  眼下的这数十孩童和少年,并无支系,也并无远房,不过倒是并不都姓庄。

  其中也有几个是姓明和姓水的。

  青水城中,庄、明、水三世家关系交错,说不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但至少某种程度上,是休戚与共的。

  而此番,庄家得了天大的机会,明水两家中,与庄家为姻亲而且又走得很近的几房,便也得了分润这机会的资格。

  其实这次的机会太大、太好、太难得。

  庄家就算全用在自己身上,旁人也说不出什么,明水两家同样也说不出什么。

  但那样,就未免有点不得人心了。

  而且,也显得太过小家子气。

  其实小家子气也没什么,正儿八经是把好处牢牢地攥在自己手里,这才是“正道”。

  真等实力上来了,还怕没有逢迎的人?

  简直不要太多!

  不过这次的机会是因贵人而来,而庄家若是这般地小家子气,未必就给贵人脸上长光。

  所以,反不如大方一点。

  退一步。

  而这一退——

  一来,极大地拉拢了明水两家。

  二来,一举收拢青水城中大半人心,但凡知道其中情况的人必交口称赞,然后知道庄家待亲近那是极为之亲厚。

  而这个情况会不会让外人知道呢?

  那是必然的!

  庄家自己多半不会说。

  亲厚嘛,做就要做全了。

  但得到极大好处的明水两家,如果他们不是全都愚蠢到极点的话,是会主动地向外界宣扬这事的,而且很会积极!

  三来,通过这事,也可以向整个安南郡传递庄家的处事风格。

  而显然,这样的处事风格,是其它势力乐于看到的,这也将为庄家未来的发展,消除不少的潜在阻力。

  应该说,这一步退的,不论是近是中还是远,都拉拢到了。

  其实还不止这一二三。

  还有四。

  那就是贵人那头,一些大人物得知这情况后,多半也会说一声“不错”。

  对庄家来说,那就是极大的荣光了。

  所以,有时退一步是粉身碎骨,是憋屈懊恼,而有时,退一步就真的是海阔天空了。

  庄家这一步退,既需要智慧,也需要魄力。

  家主庄志远老爷子,这一刻,目光平静,他先是对着身边一个四十左右的男子微微躬身,然后转向那数十孩童少年,沉声道:“开始!”

  数十孩童少年应声而动,拉开架式,开始了缓缓地打拳。

  凝气、通脉、开窍,这是修行界人所共知的“人阶”三次第。

  但是在这个大体系下,各家各派,修行法门却是各有不同。别的都不说,只是一个入门的手段,普天之下,估计就有不下上万种。

  世家以拥有传承而著称。

  虽然说只要是个修士,其所在的家族就可以称之为世家,但真正严格地讲,还是要将修行绵延三代以上。

  三十年为一世。

  一般来说,三世以上,算是真正名副其实的世家,而那基本上就是百年往上了。

  庄家,立足青水城已经好几百年。

  而作为一个七品的世家,这么多年下来,其对于家族子弟的传承和教导,早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而又严密的体系。

  修者入门,为重中之重。

  而这同样也是庄家在子弟教育上的重中之重。

  这么说吧,举凡庄家子弟,不论男女,几乎没有例外地,出生后,在还没有学会走的时候,就已经学会了打拳、开架。

  就如此刻场中。

  最小的孩童也就是四五岁。

  有些发育比较晚的孩子,三四岁的时候也才堪堪会走呢!

  但这一刻,场中好几个四五岁的孩子,拉着架式打着拳,一个个地,全都有模有样!

  只是,光有模有样还不够。

  有模有样同样也只是打拳的基础,在这个基础上,要心定,要意专,要气凝,要以心领意,要以意领气,要以气领全身,活络气血,疏通筋骨。

  只有这样,才能从孩童到少年,打下一个坚实的修行基础。

  场中,不论是庄家这边,还是明水两家那边,又或是徐亦山等人那一边,好多人都把目光渐渐地移注在了十数少年身上。

  从数十,到十数。

  而且几乎都是少年。

  那些才四五岁的孩童,其实就是来打酱油的。

  但能在这场庭试中打个酱油,本身就已经代表了很多东西了。

  岂不见,庄明水三家的队例中,此刻,有好多孩童少年还有青年,眼珠子都要瞪红了,却只能乖乖地留在外场,作为旁观者。——他们没有上场的资格!

  “第一列第三个。”

  “第二列第一个、第五个。”

  ……

  家主庄志远身边,那个四十左右的男子轻轻说道。

  最终,他一共从场中抽出了十一个。

  “十一取五,具体的,你们自己安排。”列出了十一人之后,他略转过头,对身边的庄志远说道。

  “谨遵您的指示!”庄志远再次地微微躬身说道。

  约摸一柱香的时间后,孩童少年们的演练结束,而练武场的聚集也很快散去。

  “十一取五,另外的那六个孩子,可惜了。”

  徐亦山等人也在向外走,其中一个地阶老者带着喟叹地说道。

  身为地阶中人,他们可能比庄家自身还要更清楚,这到底是一场多么大的机遇!

  然而,同是被选出来的十一个少年,最终,却只有五人能获得这机遇。

  五个和六个,在这一刻,在现在,还差相仿佛的少年,他们的未来,注定将是有着天壤云泥之别。也不须太久,只是几年后,不,只要一年的时间,那六个少年,就再以难望那五个少年的项背。

  并且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们间的距离将会被拉得越来越远。

  直到,不可以道里计。

  “也没什么好可惜的,本就是天上掉下来的机会。”另一个地阶老者说道。

  “还是有点残酷的,对那六个孩子来说。”那第三个地阶老者说着,“有生以来,他们将是第一次体会,被淘汰,不是因为能力。”

  “没关系,类似的情况,以后可能还会有。等他们多体会几次,就会习惯了。”

  徐亦山淡淡说道。